Elenyanar

【諾多諸王祭】•Finwe篇

  他終於踏上了這塊陌生的土地。

  背後海風的呼嘯帶來了海水鹹腥的氣息。

  他望向前方,星光照耀下,西邊的天空仍是陷在漆黑之中,那是Morgoth的所在,世界的黑暗大敵,是謊言的散佈者、是奪寶者,更是他以靈魂詛咒的殺父仇敵。

 

  他感覺到,體內的靈魂之火燃燒的更加劇烈,那股自心深處而來的仇恨充塞著自己的四肢百骸,它鼓動著他、推動他,督促自己向前行走,督促自己越過那冰冷的海水,而之後也將督促自己邁向黑暗大敵的方向,因為,他的心中已沒有其他的東西留下,除了寒冷。

  冰冷是潛藏在那仇恨之火下唯一的事物,那包裹著自己的意識,讓他木然地看著仇恨驅策著自己的行動,而這一切都源於發生在那塊自己早已拋棄的土地上,映照著火炬耀動光芒的那個景象──暗紅的、破碎的、冰冷的,亦或是灼熱的那一幕。

 

  星辰的光輝在Valinor顯得如此微弱,以致於所有的一切都如同蒙上了黑暗的布幕──這是當時他第一個想法。是這如此微弱的星光,才教他無法看清父親的臉容嗎?他的指尖傳來布料的觸感,然而這濕黏滑膩的液體是什麼?那冰冷的潤澤感染滿了他的手心,阻礙了他的摸索,讓他無法撫觸父親的臉龐,但同時,他又發覺某些滾燙的水珠打落手背之上,這又是什麼?一時間他無法理解……

  此時,身後傳來吵雜的聲響,亮紅的火光佔領了他的視野,同時照亮了那殘酷的景象──那瞬間,他聽見了自己心碎的聲響。

 

  記憶不會自精靈的心中消失,亦不會褪色,但從此,有關於父親的所有回憶彷佛都被浸染了一層紅色的血腥。記憶中,父親那溫熱乾燥的手掌,已被那濕冷僵硬的掌心取代;父親和藹的笑臉,如同被那暗紅的布幔緊緊包覆,扭曲成他無法辨識的形貌;而所有父親慈愛的話語,能聽到的,只剩下那絕望心碎的尖嘯。

 

  在他心中是唯一珍寶的父親,從那一刻起,不復存在。

 

  所以他的心中什麼都沒有剩下,愛和憐憫早已被他拋棄,唯一佔領他的軀體的,只有誓言與復仇。

 

  因此,當身後傳來木材燃燒的氣味以及火焰的熱度時,他沒有回頭,也不去理會身旁紅發高挑的長子無聲的異議,只以被復仇點燃的雙眼瞪視遠方,他將以死亡與詛咒追逐那黑暗至天涯海角,至死方休!

 

 

2012.08.30

Elenyanar


评论(1)

热度(10)